9.21花湖站新调图的喜与忧

9.21调图昨天出来了,纯手工整理,希望大家转发让更多人受益!

这个曾经开通初期能够和葛店南、黄石北媲美的花湖站在一次次调图后逐渐成为鸡肋,班次减少,时间点更不合理。刚开通时,黄石北10对,花湖站9对,到现在黄石北近30对,如今的花湖站只有4对半,不得不让人扼腕痛惜。

花湖站的成立初期是定位于花湖新城、鄂州东部及黄石港区人民最便捷的城铁站,所以班次很多。整个花湖站就像一只大鸟横卧在花马湖畔,一个大叔如是说:“花湖站是我见过最好看的城铁站,比黄石北站还好看”

我本人也经常坐城铁往返于武汉鄂州,亲眼见证花湖站的兴衰,人流量之大,足以抗衡大站,经常站内堆满了人,座无虚席,近处的浠水、杨叶、黄石港区过来坐车的非常多。如今的这次调图不但班次很少,而且从武汉下行的列车整个下午就一班车4点50发车,极大不方便花湖附近40万居民出行。

下面献上几张原创纪实摄影,记录花湖站的成长!

没有哪个站有花湖站这么临近居民人口稠密区,其他站点都在郊区,远离居民区很不方便,但是花湖站完美的位置是其他站点无法比拟的,如今的调图真是悲哀至极!

这次调图的亮点有喜有忧,

喜在于,花湖站的上行线路更加优化,早上的C5352可以发往汉口、机场孝感。而D5248也可以发往汉口、随州襄阳等地,花湖站作为一个城铁站,但是不限于只能停靠C字头城铁,日后随着花湖经济的发展也必然能停靠更多的D字头动车组!

忧在于,下行时间极不方便,上午的几班车像是敷衍,时间太早,下午时间也太早,5点不到就没车了,完全不实用,这样看来实在是鸡肋!

在下次调图,希望能看到更优化的时刻表!希望政府能积极向武局反应,促成合作!在这里我想发表我的心声:希望武局能在乎花湖站附近花湖杨叶、黄石港区40万以上人民的呼声——希望花湖站带来的不仅仅是噪音,也应该带来便利!

欢迎持续关注花湖零距离及公众号花湖资讯通,同步获取最新鲜最全资讯美图!

都市边缘人、谁解其中味? ——花湖人之痛

(七年前花湖在夕阳下的身影)

都市边缘人、谁解其中味?

——花湖人之痛

且听风吟

有这么一个群体,在城里人面前是乡下人,在乡下人面前是城里人,不被双方认可,逐渐被称为边缘人。

而在我们身边,就有许多这样的边缘人。

紧邻黄石城区西大门的高速收费站北面,有一片日渐繁华的城区,高楼耸立、鳞次栉比、热闹异常,这片城区名为花湖。

花湖是鄂州伸入黄石的飞地,有大片的农田区和菜地,因远离鄂州城区而被搁置发展。2000年后随着房地产市场的活跃,以及房价的飞速上涨,昔日三不管的花湖顿时成为香饽饽,被嗅觉灵敏的开发商看中。

花湖因紧邻黄石中心城区,又是远离属主鄂州的飞地,花湖便成为投资洼地,迅速掀开了房地产开发的序幕,喊出了“安居在花湖、工作在黄石”的口号。通过近二十年的开发,花湖已成功造出一座城,初步实现了对接黄石、融城发展的黄石后花园战略。

但就是这样一座城,在行政区划坚硬冰冷的外壳下,要实现“安住在花湖、工作在黄石”的花湖梦,又谈何容易?

在黄石人面前,我们是花湖人;在花湖人面前,我们是黄石人。都市边缘人,里外不是人,美丽的花湖梦竟成了花湖人难言之痛。

花湖人至少有三痛!

  一痛交通不方便

且看鄂州花湖的交通道路分布图——三横三纵六条道(南京路附近居民出行很方便,这里把它除外),南北延伸的有花湖大道、友谊路、鄂城大道,东西走向的有重庆路、杭州路和滨港路,其中花湖大道是黄石大泉在花湖的延伸段,是花湖的重要交通道路,目前有由黄石过来的16路、9路、14路三路公交车,且这三路公交全部由花湖大道进入花湖,其中16路车贯穿花湖大道全线,14路、9路由花湖大道转入并通过重庆路后分别转向鄂城大道的南段和北段。如果把花湖这大片的住宅区看成一个田字型的整体,很明显目前的公交车只在田字形外围的东西南三边运行,那么住在田字形中间地段(即友谊路沿线)的居民,特别是友谊路跟滨港路交汇处附近的居民,出行很不方便!他们出行无论是去哪个方向的公交站坐车都要步行十几分钟。

再者,住在花湖的大部分人(可能达到百分之八九十)都在黄石上班,近点的在大泉或是黄石港上班,稍远点的在黄石市中心或是团城山上班,再远的就是在西塞山或是黄金山开发区上班。从花湖出来的公交车,14路、9路、16路都是去往黄石市市内方向,要想去团城山、黄金山方向就得转车。最冤的是住花湖又在大泉路特别是在大泉路靠近花湖地段上班的那群人,明明路途只有4公里,硬是让十分钟左右的车程耗掉四五十分钟!痛啊!(PS:小编觉得等明年团城山客运站投入运营,公交线路定会有大调整,届时很有可能开辟花湖至黄石北和下陆的公交)

痛!怎么办?买个车吧!的确,绝大多数住进花湖人,入住不久就有一个强烈的愿望(条件好的,已有车的除外):买车!只有买车才能解决出行难的问题!于是乎,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年纪大的买辆老年电动车;年轻者,凑得起首付的,贷款买辆汽车,条件差点的买辆摩托车,再差点的买个电动车,最起码也得买辆自行车。当然也蹭车一族,本人就是。

这下好了,大多数家庭都有车了,每天早高峰晚高峰,花湖大道车水马龙,自行车、电动车、摩托车、小轿车、公交车,纷纷上路,你追我赶,互不相让,杂乱无章!特别是在花湖大道锦绣江南至月新家居路段车辆乱停,堵车,跨双黄线,甚至逆向行,真是险象环生!这让只有双向四车道的连花湖大道也在痛了!(特别指出,一个家庭购买一台车,也许只能兼顾一两个人,并不能解决全家的出行难问题。)

  二痛买菜不方便

民以食为天。吃也是大多数花湖人三痛之一。花湖目前有两个大型菜市场,一个是位于花湖大道锦绣江南对面的华山农贸市场,一个是位于鄂城大道中段的花马湖农贸市场。很明显又是友谊路沿线居民买菜非常困难,虽说重庆路与友谊路路口及位于杭州路的小中百超市有少许菜卖,但是品种极少,菜的成色也差,让人一看就没有购买的欲望,要想买到鱼肉及生鲜、卤味必须要到两个大的菜市场才行。特别是不幸住在友谊路与滨港路的交汇处的人,每次买菜都是一种负累,先是步行二三十分钟到菜场,然后选菜买菜,再提着大大小小的沉重的袋子走个二三十分钟,常常是提到手指头发紫,冷汗直冒,手痛心也痛,待到上得楼来,做饭的心情也没有了。要是家里不期然来了客人,想要短时间做出一桌饭菜那是妄想!(小编觉得,这个原因主要是快速发展与规划设计滞后产生的矛盾,随着人口的增多,菜场应该不成问题,上上坊空地有可能开辟新的菜场)

  三痛孩子上学不方便

花湖目前只有一所学校,还是一所花湖开发之前就有的不怎么起眼的小学!先不说教学质量,就说容量也无法容纳已成数十倍增长居民人口的孩子入学了。(PS:这不得不说花湖的教育资源是硬伤,就一所20年前瑞典援建的小学,本地中学距离花湖城区比较远,极不方便,外地户口又无法去黄石读,加上航空都市区建设,不少拆迁户拥聚花湖,使得原本短缺的教育资源更显得捉襟见肘,今年就已经发生数十名家长堵学校的事情,希望政府重视起来,加快新学校的规划落实,一个不能少地让所有花湖孩子能上学,上好学)

选择在花湖买房者有一大部分是年轻夫妻,他们收入不高,又不想增加原生家庭的负担,他们的户口可能还多数在外地。几年之后他们的孩子到了入学年龄,他们不得不为孩子的入学问题操碎了心,先是拿着各种资料寻找能接收他们孩子的学校(一般学校都只能接收对口地区的孩子入学,只有名额没满才可以对外招收。)为了这事,花湖的年轻父母是搞得焦头烂额!本人就有个同事儿子7岁了,想弄到黄石市一小学读书,忙了好多天找了一堆人,差点没弄成!那个痛哦……

找着学校入学了,不等于不痛了,孩子那么小学校那么远,需要接送,还有痛在等着呢!

花湖开发区是省管开发区,被誉为黄石的后花园,这里工业区与住宅区分开规划的,三横三纵路网地带是住宅集中地带,而且空气干净,噪音不大,适宜居住,越来越多的人会入住花湖(也许好多楼盘,比如位于友谊路与滨港路交汇处的缊福里66号以及聚龙三期,入住率不高正是交道不便造成的),解决花湖人之痛迫在眉睫!

  解决花湖人之痛,本人有以下拙见,希望有些参考价值:

一、在交通方面,在现有的16路、14路、9路车基础上做如下调整:16路、14路行驶路线维持不变,9路车从黄石大道或湖滨大道进入迎宾大道后兵分两路(以迎宾大道与鄂城大道交汇处为分界点),一路直接拐入鄂城大道直线到达终点汽车城,另一路延原路线然后在重庆路与友谊路交汇处拐入友谊路,再经滨港路拐入汽车城终点。

另外增设一条由花湖进入大泉路到达团城山的公交路线,这条路线最好是由汽车城经鄂城大道拐入杭州路再到花湖大道,然后直驶大泉路再到团城山。这样一来花湖三横三纵条条道路都通车了,出行难之痛也就迎刃而解。

二、在友谊路与滨港路交汇处或其附近建一个大型菜市场或农贸区,与现有的华山农贸市场、花马湖农贸市场组成一个三角型,花湖住宅区内的居民买菜就都不那么远了。

三、增建一所大型小学,可以是黄石市中山小学或是老虎头小学的分校,教学质量必须要过得硬。据本人所知,目前花湖至少有四所较大型幼儿园,新增一所学校,一级年的生源应该是没有问题,二到六年级的学生可能刚开始招生不太满,但用发展的眼光看,新增一所学校应该是势在必行。

四、从长远打算,花湖还应该增建至少一个大型医院和一个大型超市,甚至一座养老院。

小编点评:这位名叫且听风吟的朋友文笔不错,所说的情况基本属实,代表了广大花湖群众的心声,很少有人如此反应社会的背面。十几年来,花湖经济飞速发展,从农田到城市后花园,人们对她的期望也越来越高,教育医疗交通的配套与高速增长的人口和经济发展极其不配套,希望上级政府能够协调好,打破行政壁垒,鄂州黄石合作双赢,认真对待人民反映的问题,改善花湖的配套,让花湖人民更幸福!

欢迎持续关注花湖零距离和花湖资讯通。

​动动小手点击关注微信公众号花湖资讯通,你身边的花湖零距离!

欢迎投稿美文美图,分享身边事!

警惕辍学背后的“读书无用论”

姚遥 时评作者

目前失学问题的背后,社会保障和教育资源分配不均的问题不容忽视,但很多家庭认同“教育不能改变命运”这个观念,也是非常重要的因素。

9月5日,教育部召开发布会称,2016年中国义务教育阶段巩固率为93.4%。辍学的原因,“因为教育质量问题,因为厌学或者学习困难辍学的学生可能占到辍学学生的60%以上,而且主要是初二、初三的学生。”

自2007年“两免一补”政策在全国范围内推开后,加上国内整体经济发展的带动,绝对贫困导致无法读书的现象得到了遏制。即便是经济因素导致的辍学,多数还是家庭不愿意负担基础教育增加的成本,而更倾向于让他们辍学,节约开支,甚至去打工。

至于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厌学而失学的问题,背后如果没有家庭的默许,如果家庭对于教育还是积极认可的态度,孩子们也极有可能不会从校园流失。

目前失学问题的背后,社会保障和教育资源分配不均的问题不容忽视,但很多家庭认同“教育不能改变命运”这个观念,也是非常重要的因素。

读书作为一种人生投资,周期非常长,投资也不少,见效很缓慢,结果也无法有确定的预期。

对应的是,在市场经济环境下可以将劳动力变现,门槛也不高。两相比较,被眼前经济利益吸引而放弃长期投资,是可以理解的经济行为。

个体家庭的短线选择,由于结果过于突出,能带来极强的示范效应。其他家庭无论是否有可能通过教育改变命运,都被眼前的经济回报所吸引。渐渐地,读书无用论就成为一个区域内的主流价值观和社会文化,带动更多人放弃教育。

但回首过往的每一次读书无用论,当社会重归稳定的时候,社会阶层变迁的窗口减少,对劳动力价值的评估也趋于稳定,低素质劳动力价值贬低,教育重新归于最重要的改变命运的窗口。

低技能劳动者在中国就业市场中,仍然有其就业空间,未来也会如此。但是,随着中国高技术产业的发展,及其带来的巨大企业利润,低技能劳动者与高技能劳动者的收入差距,将会越来越大。

这种效应,在目前中国经济就业市场中,已经有所体现。虽然,刚毕业大学生的初次就业工资与体力劳动者差距越来越小,但如果从长时间看,拥有高技能的就业者,将会在未来获得越来越高的收益,而体力劳动者难以在未来获得这种收益。

上世纪八十年代辍学打工的人,如今已是中年,除了少数财富自由幸运儿以外,多数人恐怕将会以低技能劳动终老此生,阶层上升对他们而言是困难的。倘若当年稍微多读一些书,如今也有机会面对更为广阔的就业市场进行选择。只可惜,人生无法重来。

教育投资,短期内看起来似乎不划算。诗书传世久,古人几千年的这句总结,在时间的长河里看来,始终是对的。读书无用论的泛滥,消耗的是人生未来改变的可能。然而,最终让就业市场教育那些做出错误选择的家长和孩子,也并非良策。对此,无论是社会舆论还是教育部门,都还需要找到问题的症结,用新的方式解决新的问题。